•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每周诗会

情诗微亲群第48期周末同题诗会作品

时间:2016-12-19 09:09:44   作者:情诗会员   来源:情诗微亲群   阅读:754   评论:0
内容摘要:相聚情诗,不见不散!主持人:紫梦铃兰。题目:1、指纹里的痣 2、趟过水路 3、风吹过麦田 4、旧物件。诗友:木槿子、老秋、蔚翠、若梦、罗希、清风掠影、轻醉...
情诗微亲群第四十八期周末同题诗会

时间:2016年12月9日19:30分至12月16日11:00分

宣传语:相聚情诗,不见不散

主持人:紫梦铃兰

题目:1、指纹里的痣

   2、趟过水路

   3、风吹过麦田 

   4、旧物件

 木 槿 子 

《旧物件》


这是个老旧的纸箱

发出潮湿的霉味,灰尘

至少堆积了十年


里面有三个灯盏,一个香炉

两个白瓷花瓶

它们曾站在神龛上

各据一方


那些年,母亲用它们续上香火

她的手,捧着初一,捧着十五

捧着滴泪的晨昏


那年的风,吹不走灰尘

却吹走了时光



《趟过水路》


走过去,就到学校了

风吹着黑

这是凌晨六点,雨刚停


我们走着,一脚高一脚低

溅起水花

我们走着,不见星光

也不见灯光

我们走着,看不见来时的路

要走的路


突然出现的亮光

是无法着陆的洼地

它的白,就像这些年怎么看也看不清的真相

从此,晃着我的眼



《风吹过麦田》


在那年,我走过的麦田

风兀自吹着

一大片金黄,东倒西歪


在那年,我走过的麦田

天空压着大地,人们各自奔走

各种各样的生物,在风中惊起


人间很大,物件很多

我俯身捡起脚边的麦穗

却遗失了某样后来无法找到的东西


那年,我十九岁



《指纹里的痣》


我不确信这是一颗有灵性的痣

就像不确信一段苦涩的爱情会因一次机遇而复活

字写在纸上,细菌寄养于生物

指纹,和你的存在没有任何关系

你疼了,痛了

它见惯不怪,不会

模仿你的伤痛

 老  秋 

  《指纹里的痣》


  像一枚纽扣,扣住了一个春天。

  鸟语花香。一颗痣,在岁月中拂去花朵的伤痕,也抹去一滴苏醒的泪珠。

  我不相信宿命,不背叛命运。但曾经,我与一颗痣同命相怜,仿佛共同经历了几个世纪。

  在掌心,马蹄哒哒;在指纹,漾开一轮皓月。

  一朵是我微笑的脸庞,一朵是大地盛开的恩典,一朵是攥紧沉默的黑痣。

  我不能描述过于胆怯,在久远的迷失中停顿,把一辆马车,遗失在青春的驿站。

  所以,失眠的夜晚,这颗痣宛如开花的石头,被我加冕。



  《趟过水路》


  那时我还小,喜欢撑着一把雨伞,在雨季趟过弯弯曲曲的小路,去很远的地方看外婆。

  那时我不懂事,甚至故意使劲地踩几脚,让平静的雨水溅了一身。

  请原谅,我一直在时光的剪纸中穿梭,来来去去,都被回忆撞得生疼。

  一茬又一茬的异乡人,走向无穷无尽的呼唤与叮咛。

  无论多少年,我依然是一株幼小的秧苗,没有抽穗,没有开花,站在前世今生的稻田里,随同稻草人,傻傻地挥动着不倦的双臂。

  所爱的,在外婆的拍打下,静静睡去。



  《旧物件》


  打开抽屉,一些旧物件不翼而飞。

  我藏过的糖纸、邮票、烟盒,还有散落的硬币,如今都去了哪里?

  悲伤的夜晚,一方手帕,捂住了不急不慢的哭泣。

  人到中年,过往的荣光与衰落自动清零。我分明就是穷人,只能目睹一朵梅,在初春的枝头燃烧。

  幸好,还有一片枫叶,夹在发黄的典籍。恍若一种心跳,清晰可辨。

  我承认,那些斑驳的物件是故意丢了。

  长天旷远,天高地阔。那一直仰望的鸟巢,每天还在孵化着新鲜的鸟蛋。

  失去的,正在前方,张开一叶蔚蓝的帆。



  《风吹过麦田》


  如今,只要看到麦田,我的内心顿时翻腾起滚滚热浪。

  像风一般吻过。

  恰好一只蝴蝶赶来,我会伸起茂密的胡须,耗尽最后的热情和泪水,生长郁郁葱葱的森林。

  我怯怯地成为另一只蝴蝶,在阳光下婆娑起舞,在夜晚陷入甜蜜的忧愁。

  为何而来,为何而去?

  麦苗之上,我只想把安静的时间抱紧。

  世界不是我一个人的。风,倾听着我的诉说,一次又一次扶正卑微的身躯。

  我的姿态,被风挥动巨大的狼毫,像一笔狂草,抖落。

 蔚  翠 

《指纹里的痣》


斗或簸箕

暗示命运之运

夏天的时候那颗痣随一只蝌蚪

在指端游。自由的姿式

拍得时间水花四溅


时间是秋天的谷粒的时候

痣是地里的墓碑

它阻挡一阵风,以及风中的

尘埃

落进眼睛里


一阵风死后

新鲜的活力会在春天,被指尖

带到不羁之地



《趟过水路》


水流的方向与我的方向交错

现在,一双赤脚

将要切割水流的清澈


切割出鱼、沙石和水草

切割出冰凉刺骨和岸

切割时听见风飞快地从山口跑来

在水面打旋

山蹲下去,让茂盛的草

爬上脊背。虫鸟听到消息

一起在暗处静止


多年以后我已记不起这个过程

过程里的水,因为人的

众多欲望

早已四散逃开



《风吹过麦田》


风吹过锦缎,吹过金黄色的

有麦穗一样纹理的

时间。吹过盛夏


麦子在招唤收割机,招唤

金属的刀片

麦秸想在月朗之夜从根部断开

麦粒们饱胀的身体

渴求表白


一切都随着一阵风到来了

褐色的粗糙皮肤的农人,站在

田垄上。他的心情

被麦芒刺到

有些惶恐和不安

又被巨大的起伏着金黄色锦缎

托举着,得到幸福的馈赠



《旧物件》


时光隐去它的光芒

我把它从里面拿出来。我们

面对面

讲彼此的过往


讲到高兴处,它用陶瓷、铜钱

以及价值不菲的旧字画

表达心情

我用诗句回赠

但愿我的浅显的诗句

不会伤害到它们的内涵

 若  梦 

《指纹里的痣》


时间的河流一直在前行

或走或停 除了自己

无人能左右

我们把一些东西捏紧在手心

哪怕是一粒指纹里的痣

也不愿失去

唯独你

我只能选择

装作可有可无



《趟过水路》


记忆里的那条河

很长很深

还有很多鱼儿在追逐

我的脚丫很小

不能跟着大人的步伐趟过水路

我的一位邻居哥哥

也没能去到对岸和一群白鹭对话

他从河水里听到了天堂的声音

再也不见回来



《风吹过麦田》


季节的风从不乱来

它会准时地吹过麦田

与海浪比美

麦穗就会开心的齐声歌唱


我喜欢的场景是

我们走在麦浪中

一个从左而来

一个从右边走来

 罗  希 

《趟过水路》


飘落的雨滴打湿了外套

残留的香水味道

无声无息的被稀释掉

连回味的机会也匆匆在逃跑


纷飞的雪花冰冻了心跳

温暖的幸福怀抱

一度一度的被冷却掉

连回忆的时间也消失的悄悄


趟过了水路才知道

丢的鞋再也找不到

沙滩上光着脚

蘸着痛或乐慢慢熬


趟过了水路才知道

丢的鞋再也找不到

人生路还美好

不管苦或累继续跑

 清风掠影 

《指纹里的痣》


看到这个诗题

真不知道该如何动笔

挖空了所有的记忆

终究还是没有发现蛛丝马迹

寻遍了相关的联系

总找不到与它沾边的含义

它就像一个谜

藏在珍珠里



《趟过水路》


相思为何物

令人苦楚

久别的世界弥漫雨雾

急行的脚步

趟过水路

是为了告别孤独

回归幸福



《风吹过麦田》


可曾记得那天

走在乡野间

手牵着手肩并着肩

望着眼前

风吹过麦田

你说好像我的腼腆

略显几分羞涩几分笑颜



《旧物件》


若干年以前

是那么光鲜

随着时空变迁

虽然衰老了容颜

但它并未因此而讨嫌

毕生的奉献写满残躯的信笺

成为了永久珍藏的纪念

 轻  醉 

《指纹里的痣》


她命里镌刻着铭记

她的指纹是命运之数

命里犯着桃花

命里有个春天

命被巫诅咒

爱情是一个谜团

一辈子懵懵懂懂

陪着花开花落

陪伴一团墨在宣纸上湮开

直至盛开成烟火

黑夜的绚烂浓缩在她的指纹

上帝说:记录



《趟过水路》


这便是水乡么,用一支篙求索

乌篷船。唱着渔歌的艄公

破开一缕水痕

而姑娘,扎着麻花辫子

翠花衣裳,正抬头

天空的云朵,两旁的居屋

一起掉落水中



《风吹过麦田》


抚摸,无尽的麦浪

一波一波,延伸。在你的眼角

一只鸥掠起、盘旋、降落在河岸

优美是此刻的专属。别一个转身

张开双臂,去拥有

听见风一声又一声的召唤么

自由,无拘无束

恰好路过一片麦田

路过正从田里抬头的老农

以及轻轻摇晃的麦穗

走着。默默在田坎之上

有一条路直透着风



《旧物件》


旧得忘记了出处

旧得磨去了棱角

风一吹,许多往事如沫

跟着一缕阳光

尘埃不断抖动

桌案有许多物件

向我叙说

其中一件是和你的定情之物

情诗微亲群第48期周末同题诗会作品

封面画:吴冠中


标签:诗会  诗赛  活动  同题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