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诗赏析

夏宇《甜蜜的复仇》解读

时间:2016-11-18 10:49:27   作者:李翠瑛   来源:网络   阅读:2602   评论:0
内容摘要:夏宇《甜蜜的复仇》解读
  夏宇是新一代的诗人,在八十年代崛起诗坛,她的作品不多,着有诗集《备忘录》、《腹语术》、《磨擦,无以名状》。因为思路灵慧,创意鲜奇,词句简练,常发 人所不能发,故其诗作评价颇高。其中《甜蜜的复仇》一诗,是在她二十四岁时所写,屡为传诵,当为代表之作。今录其诗《甜蜜的复仇》如下:
 
  甜蜜的复仇
                 
  把你的影子加点盐
  腌起来
  风干
                  
  老的时候
  下酒
                               
  夏宇这首诗必须把诗题与内容合在一起看,才能看出题目中所谓「甜蜜」,所谓「复仇」的意涵。这首诗的内容大意是说,当你离我而去,我虽然无可奈何,但是你的一切将在我的记忆中保存,我将把与你相关的所有一切保留起来,等到年纪大了的时候,再拿出来品味。诗中对弃我而去的男人所采用的方法不是小心翼翼以锦帕珍藏,而是以「加盐腌制」的方式,由此可见对于离去的男子的「处理」方式是以一种「惩诫」的态度;然后,老的时候,拿来「下酒」,彷佛唯有用「嚼」的方式,一口一口将你吞下才能解除离我而去的怨恨一般。因此,年老时对于你的记忆是不甘,心中却还存有淡淡的美感,所以是「甜蜜」的,但是,还是气你当初离我而去,所以拿来下酒,当成「复仇」。
  诗题《甜蜜的复仇》与内容必须合看,才更能明白此诗的意旨。因为夏宇擅于运用诗题与诗的内容相互补足搭配的方式来呈现完整的一首诗。诗题与作品本身像是一体两面的完整个体,题目占有的比例与内容相等,在相互对照下,产生相激相荡的特殊效果。下面所要谈的《秋天的哀愁》一诗也有异曲同工之妙。
  题目对于内容不再是规范或是指导的功用,反而是内容的一部分,与诗的本文完整结合成一个整体,少了其中一部分,这首诗都将失去它原有的惊奇。甚至于题目在本文中从未出现过相同的字眼或是相似的情怀,题目与本文的相关性较远,但却有一丝的联结性时,一旦揭晓,本文与题目所产生的强大张力就更令人产生新奇而刺激的美感,简言之,如果说本文像是在叙述一个「谜题」,那么,题目就是「谜底」。如夏宇的另一首诗《秋天的哀愁》:
                 
  完全不爱了的那人坐在对面看我
  像空的宝特瓶不易回收消灭困难
                           
  《秋天的哀愁》题目本身并不创新,反而显得有些老套与浮滥,但是若把题目与本文分开来看时,本文是叙述一个场景,一个不再爱我的人坐在对面,默默无语,对我而言,只有让我觉得眼前的这个人不过像是「宝特瓶」一样,既不可能重来一次,又不可能抹灭过去一切不愉快的记忆,但是,想让他消灭,永不在我的心中出现,却又是很困难。这种矛盾的情绪就是一种「哀愁」,而哀愁是属于秋天的,淡淡的却还是蟠踞心头不肯离去。
  这首诗如果只看内容而不看题目,仅仅只是一个意象描写,但是,内容与题目放在一起,对照之下,让短短两句的诗突然增加了鲜活的生命力。等于是为本文下了一个脚注,为情绪做了说明,并画下一个句点,同时,又兼具诗题的功能,所以,在看似平凡的几个字之中扮演的是多重的角色,它呈现多重的意义,不但有诗的浓缩的特质,也化腐朽为神奇,将平凡无奇甚而俗滥的句子赋予新的生命。 除了题目之外,这两首诗在创作上使用的技巧很简单,其绝妙处并非繁复的意象与修辞,而是在于创新与设喻巧妙的神来之笔。 
  《甜蜜的复仇》一诗,仅仅用了一个「单一意象」,就是「影子」,但这个意象在时间的转盘下,画面随之流转,因此,时间推移造就了整首诗情节的推展。当「影子」 在时空的转换,以及隐藏在诗中的「我」的刻意安排下,「影子」从被腌制到风干,最后拿出来下酒,莫不有一种复仇的快感。但是,时间流逝了,我也「老」了, 只有在老了之后才会有对旧事重提的淡淡甜蜜。这首诗从头到尾所写的就是一个「影子」经过时间加温之后的变化,是单一意象顺着时间的流程变化的过程。
再加上一个「拟物」法。将属于人的「影子」拟想成可以被腌制的瓜果一类,之后加盐及腌制的动作才有其存在的可能,这是「拟人为物」的修辞法。而「你的影子」 用来说明你的一切,包括有关于你的种种记忆,这是以部份代替全体的「借代」法。其实,诗中的「你的影子」就是指「你」,采用「影子」而不用「你」,不但使 距离拉大,让彼此的对立消融,并产生朦胧的美感,而且避免了直接叙述的俗套。「你」与「你的影子」被拿来腌制,两者相比较之下,虚体的「影子」当然比实体 的「你」更能制造虚拟的效果,同时,「影子」是虚体,不能拿来腌制,却设计了一个腌制并风干的情节,这是运用想象力的「悬想示现」法所设计的情节,所谓的「悬想示现」就是不存在于现实世界并且几乎不可能发生或完成的情景。「影子」永不可能被腌制或风干,因此,这种事情只可能发生在想象之中。
  题目为《甜蜜的复仇》则是采用「矛盾」的修辞法。打破「复仇」本身既定的情绪与观念,任由思绪漫开,把恐怖的、危险的、甚至血腥的复仇情绪,设定为「甜蜜 的」,作者采用对立的情绪以产生「矛盾」的效果,这是「矛盾修辞法」的运用。因此,这一首诗所采用的修辞技巧并不难懂,但是它的成功最主要是作者巧妙应用 所引发的惊奇的效果。
另外,作者在「复仇」的情绪中,摆脱旧有的复仇观,以种种对待「影子」的腌制、风干、下酒的方式来「复仇」,这三种过程中,作者已经达到复仇的快感了,而不必是以真正伤害对方作为复仇的方式,而且,经由假想的「影子」代替真实的「你」,复仇的仇恨感便略为减轻,所以可以产生「甜蜜」的可能性。这都是文学创作之所以有宣泄情绪、抒发情感的作用之处。
  第二首《秋天的哀愁》所使用的修辞技巧比较简单。第一句「完全不爱了的那人坐在对面看我」不过叙述场景,而且用非常平实而貌不惊人的句子,接下来的「像空的宝特瓶不易回收消灭困难」,这是运用一个我们日常生活中所常见的一个物品「宝特瓶」本身的「不易回收」且「消灭困难」的特质与我对于不爱那人的感觉正好可以「联想」在一起,于是一个巧妙的譬喻完成了,而由于上一句的平凡,下一句的精采演出反而造成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强大张力,令人有提振精神、眼睛一亮、不禁莞尔一笑的效果。
  因此,整首诗所运用的技巧就是:「譬喻」,而且还是譬喻中的「明喻」修辞法,而运用的思维方式就是「联想」。其成功的要诀在于发人所未发,见人所未见的想象 力,能够将我们日常所见的物品,却从未去关注的东西,善加利用,加以剪裁变化,巧为设喻,一首惊人的小诗就呈现出来了。
  夏宇的这两首诗都是以爱情为主题,而且是失落的爱情,写的是失恋的感受。然而夏宇不是谈悲伤,写悲情,反而从另一个嘲弄的角度,以积极的先发制人的态度,决定了自己处理感情的方式。有别于沉浸在自怜自艾的情感里,反而以具有泼辣、果决、明快、积极的性格特点去面对。因此,对于死去的爱情,在这两首诗中,<甜蜜的复仇>是将情感经过一番整理之后,保留在记忆深处,等到老的时候才拿出来品尝,其对于情感的态度很明确而且不流露出自怜的悲情。而<秋天的哀愁>虽名为哀愁,但是在本文中一点也不哀愁,对于失去的爱情不但没有哀叹之情,反而烦恼如何处理这「回收不易」又「消灭困难」的东西,作者处理爱情的态度是十分明 快而明确的。
  从夏宇的两首诗中,充分显现灵思妙意,创造出新奇有趣而能打动人心的佳作来,可以看出夏宇在创作上的聪颖及巧思。这是现代诗创作上的一种展现的风貌之一,也可以说明现代诗在创作上注重创意以及如何运用灵思巧意的一面。

标签:新诗  赏析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