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每周诗会

情诗微亲群第46期周末同题诗会作品

时间:2016-12-13 20:50:13   作者:情诗会员   来源:情诗网   阅读:364   评论:0
内容摘要:主持人:兰叶子。诗友:老秋、牧马、白芷芳馨、轻醉、蔚翠、木槿子、罗希、佟俊儿、若梦等。题目:1、落叶成冢 2、见证一场季节之风 3、月光漫过枫林 4、初雪。
情诗微亲群第四十六期周末同题诗会作品

时间:2016年11月25日19:30分至12月2日11:00分

宣传语:相聚情诗,不见不散

主持人:兰叶子

诗友:老秋、牧马、白芷芳馨、轻醉、蔚翠、木槿子、罗希、佟俊儿、若梦等

题目:1、落叶成冢

   2、见证一场季节之风

   3、月光漫过枫林

   4、初雪

 老  秋 

初雪


下雪了,真好

我想去雪中

堆雪人、打雪仗

拥有孩子真实的童年


你快来吧,这雪

消消停停

容不得半点犹豫

如果你来,世界才是完整的

苜蓿的梦境

被雪花一片一片包围


但很快,一场初雪

迎来了阳光

仿佛一种呢喃

我还没有听够,就从眼前消逝


眷恋,开始酝酿或发芽



见证一场季节之风


见证一场季节之风

吹开一万顷牧场的栅栏

吹开静谧的湖泊,跃起金色的大鱼

扎长辫的女孩,走在一幅画里

她的美丽和孤独,被鹿蹄

悄悄踩响

我以一棵树的疯长,被风吹起满山的热爱


就这样,让季节之风穿过我的骨头

就这样,吹散黄梁美梦和幼稚的幻想

猎豹远遁他乡

萤火虫零落民间

季节之风,不忍带走

呼啸的宁静,把削开的山岩尽情地抚摸



月光漫过枫林


月光漫过枫林,疆土

连绵起伏,此时我是王

分享你一半领地

枫林有什么,我都会指给你看

泉水叮咚,枫叶摇曳

我举起了一只月光的酒樽


我们饮桂花酒,且歌且舞

不问世事

还有什么秘密,在风中

微微颤动——

宛若你,从来都是转过身去

淡然卸妆

 牧  马 

落叶为冢


归还春风,归还夏雨

需要一片秋叶

归还天空

无边木叶潇潇下


毛绒绒的玻璃心

以南山为冢,落叶

合唱一首歌

 白芷芳馨 

落叶成冢


大叶榆的叶子压上金丝柳的

青杨的叶子压上银杏的

还有虫豸短暂的鸣叫

也压进去


白蜡木刚刚压上人间的小瓶迷药

桑树的叶子半青半黄

这些不肯丢弃的记忆

任时光打着诳语


野山楂的叶子

番石榴的叶子

卫矛细细碎碎的叶子如落雨


落叶成冢

落叶埋葬了流动的事物

只留一个坚实 、负重的人间



初雪


天气,象一个压低帽檐的人

压抑而严肃

我把自己安置在窗前

削一个苹果 


风把雨摔在玻璃上

后来下起了雪

我确定是雪

长翅膀的诗灵漫天飞舞

雪地有几排脚印

最远的那一排是谁的 

我在想,雪地里跋涉的人

该多备双鞋子

白雪飞舞

那粒被冰晶紧紧握住的尘土

那生命中残留的轻小的白

越飞越远  越飞越高



月光漫过枫林


那一年 日出在山顶

我们是赶夜路的人

山口的风很凉

叶子呼啸如装甲兵


走进枫林

夜明显慢下来

一排驮货物的骡马

随驼铃拐进一条土路


你握着我的手

我提着两个人的影子

那是我们蜜月第一晚旅行

五叶枫挥舞着小手掌


你说:有我在

就像有月光

不要太惊慌

 轻  醉 

落叶成冢


落叶如花,花开成冢

与你的相遇乘着秋凉

一抹就是一斜阳

跨过八百匹追风骏马

笑意洒落,着一缕阳光

徐徐晚风,不增不减

记忆里的模样

城市的倒影揉成落花

一瓣一瓣,一片一片

旋转的光晕接上那一襟晚照



见证一场季节之风


风从北方来,不断拂动

一片叶由青渐黄,轻柔

沾上半碗飘香的花茶

一个季节正好孕育一朵茶花

红艳如那年红妆

你低低地一个额首

满屋生光

衍生的火焰又会将谁烙伤



月光漫过枫林


枫树林里是否还有舞蹈

还有那簌簌红色飞落伞下

寂寂的声音环绕月光

一曲箫把和你的故事反复说唱

蝴蝶、蝴蝶随夜色流淌

还有你奔跑、跳跃、一字摆开

如蛇一般缠绕

正好,漏进少许月光

渗过来的还有满地的红霜

 蔚  翠 

落叶成冢


和世上所有事情一样,叶子的

终结来临。它们在空中缓缓下落

甚至会在某一高度

停留瞬间

这时候突然一阵风吹来

吹向叶子的命运


叶子是好命。它们顺着风

聚集

它们找到一堵墙或一个洼地做依靠

它们将薄薄的阳光盖在身上

打个喷嚏或咳嗽一声

没人注意,却会将自己的筋骨

震裂


我从远处看见死了的叶子

将时光缩成一团

时光易碎

初冬的瓶子里装满它们断开的碴口



见证一场季节之风


风从高处或低处走

都能碰到上一个季节的人和事

它们说夏天的乡音

有着秋天的生活习惯

甚至还会露出春天的情怀


风会将以前的一切

一笔勾销

但这不能埋怨风

风只是在完成冬天交给它的职责

冬天站在季节的台子上

吆五喝六。我这会儿也正站在上面

我是隐身的

每一个树木和人事的变化

都被我抽捡出规律来。我热衷于

将规律的东西剥开

让它们风干



月光漫过枫林


前朝的月光漫过

红、深红和干枯的卷曲的红

到达深秋。现时的月光

带着水游走

或者停下来,掀开

影影绰绰的灌木,高高大大的枫树

露出梦境


小夜曲在林子里跳来跳去

吟哦之诗,被枫叶的尖角触到痛处

还没有流出血来

还没有被纱布缠住

还没有结痂。世事变化快

一场风

突然将月光打倒在阴影里

之后,哗啦啦的水声彻夜不停



初雪


只是些颗粒。这些白色的

细碎的小药粒

撒遍城市的街道

它们是来治疗雾霾病的


如果初雪是一场大雪

大到零点八尺。这一个厚度

可以埋没人类的足迹

城市的健康去向

也许,在堆起的雪人那里

能够找到

 木 槿 子 

落叶成冢


就这样落下

落下

在滴着雨水的初冬


灰的天,灰的地

急走的行人

缩在衣服里的春色


是的,是该离开了

风吹向我的时候

也吹向雨水

吹向那只不听告诫的乌鸦

它的哀啼

是我在人间

最后的代言



见证一场季节之风


有时候,它像是我的小情绪

我常常忘了伤口

不停地为自己开脱


有时候,它像我衣柜里的衣服

比我

更熟悉我的身体


也像是母亲用心思

熬煎的中药

那熟悉的味儿,从时光那头

远远的,穿过来


仿佛回到从前

回到温暖的老屋

母亲喊我,喊我

我张了张嘴

满满的,都是

咸咸的泪水


风,浩荡的吹过



月光漫过枫林


月光,一点一点地落

落进枫林

那里,空无一物

只有潮湿,冰冷

没有你的影子


如果有星星,那也是流亡人间的眼睛

如果有灵魂,那也是依附在草尖上的叹息


月光与我无关

枫林与我无关

我逼自己捂住心口

夜,太寂静了

 罗  希 

落叶成冢


经常去的咖啡馆

依旧有爱情在不断的上演

咖啡的热气弥漫了双眼

曾经的幸福在潮湿里慢慢变淡


牵手走的那些年

依然有回忆游走在我心间

时间的无情拉扯着思念

说过的承诺在挣扎中慢慢成盐


一片片落叶堆成山

斩断红尘这情缘

点燃记忆洒进海里面

忘掉所有无牵绊


一片片落叶堆成山

斩断红尘这情缘

削发为僧不再把谁念

青灯古佛伴永远

 佟 俊 儿 

落叶成冢


转身一滴泪

已成汪洋


陷入,淹没

拔不出人生


你与我

我与他

相遇又分开

分开又相遇


都在奔赴死地

爱情

开到荼靡

黄蝶翻飞

落叶成冢

 若  梦 

落叶成冢


我想一定是冬天不够温柔

每一次亲密接触

花开成殇 落叶成冢

这种摆脱不了的悲剧

每听一次

心就疼痛一次


让我更为疼痛的是

还要强忍悲伤把它们最后的行程

说成浪漫而优雅



见证一场季节之风


见证一场季节之风

是何等的幸运

它轻轻地来

悄悄地走


这多像你说起的一份感情

轻盈地无人发现

包括你自己

我却听得欣喜不已



月光漫过枫林


夜喜欢带着月光出门

漫过枫林

走进溪流

石斑鱼踩着影子与激流对抗

一副不屑


我把一粒鱼饵放了下去

月光就一路追赶它的行踪

直到石斑鱼不得不为自己的轻敌认输



初雪


与一场初雪相约

诉说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雪娃娃堆的刚刚好

他不会急着离去

而我想说的话

很快被扼杀在来路上


这种失败的约定

多年来重复了无数次

情诗微亲群第46期周末同题诗会作品


标签:诗会  诗赛  活动  同题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