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诗赏析

梁小斌《雪白的墙》赏析

时间:2016-08-23 22:11:14   作者:独影   来源:汉语新诗鉴赏   阅读:2262   评论:0
内容摘要:梁小斌(1955-),山东荣城人。著有诗集《少女军鼓队》、《梁小斌诗选》等。
雪白的墙
 
妈妈,
我看见了雪白的墙。
 
早晨,
我上街去买蜡笔,
看见一位工人
费了很大的力气,
在为长长的围墙粉刷。
  
他回头向我微笑,
他叫我
去告诉所有的小朋友:
以后不要在这墙上乱画。
 
妈妈,
我看见了雪白的墙。
 
这上面曾经那么肮脏,
写有很多粗暴的字。
妈妈,你也哭过,
就为那些辱骂的缘故,
爸爸不在了,
永远地不在了。
 
比我喝的牛奶还要洁白、
还要洁白的墙,
一直闪现在我的梦中,
它还站在地平线上,
在白天里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我爱洁白的墙。
 
永远地不会在这墙上乱画,
不会的,
象妈妈一样温和的晴空啊,
你听到了吗?
 
妈妈,
我看见了雪白的墙。
 
——1980年5月至8月
 
(选自:《诗刊》1989年第10期)
 

  【赏析


  诗人以含蓄蕴藉的象征手法来描写记载“文化大革命”带给人们累累伤痕的“墙”。使读者在伤感迷惘的氛围中联想起那充斥着无休止的批斗、中伤甚至草菅人命的黑色年代。


  诗人将对历史的反思与走出迷惘失落的希望灌注在“雪白的墙上”。“这上面曾经那么肮脏,写有许多粗暴的字”,我们从中隐约感受到大字报满天飞、红卫兵与造反派打砸抢的特定时代氛围。“妈妈,你也哭过,就为那些辱骂的缘故,爸爸不在了,永远地不在了”,“雪白的墙”并非普通之墙,上面横七竖八的批斗标语可以轻而易举地葬送一个家庭。那“粗暴”的字,让无数人家破人亡,无辜地“殉葬”,无数人带着心灵的伤疤以泪洗面,艰难度日。诗人感受到历史的悲哀,并向不堪回首的十年“文革”进行悲戚的控诉。


  而今,雨过天晴,历史揭开了惊心动魄的那一页。诗人买“蜡笔”时“看见一位工人,费了很大力气,在为长长的围墙粉刷”,他微笑着让“我”“去告诉所有的小朋友,以后不要在这墙上乱画”。人们正奋力挽救历史性的错误,人性沉沦、兽性彰显的历史已被新的时代抛在了身后,旧日的伤痕正被轻轻抚平。“比我喝的牛奶还要洁白,还要洁白的墙,一直闪现在我的梦中”,诗人向往美好的生活,对未来欣喜不已。这堵墙“站在地平线上,在白天里闪烁着迷人的光芒。我爱洁白的墙”,诗人走出迷惘困顿,心情豁然开朗,欣慰之下,向世界呼出不让历史悲剧重演的宣言:“永远地不会在这墙上乱画,不会的,像妈妈一样温和的晴空啊,你听到了吗?”


  全诗共八节,“妈妈,我看见了雪白的墙”重复出现了三次。诗人用孩童的语言,稚嫩的声音向人们诉说着自己对和平美好生活的神往。正如诗人所言:“单纯是诗的灵魂,不管多么了不起的发现,我却希望通过孩子的语言来说出,这正给诗歌增添单纯真挚的情怀,同时也洋溢着些许凄凉。”

标签:新诗  赏析  
相关评论
Copyright © 2002-2017 情诗网 Qingshi.Net